距展会开幕还有:
2020年10月20-22日 | 上海国家会展中心
Shanghai International Brew & Beverage Manufacturing Technology and Equipment Exhibition
距开始时间
  • 00
    :
  • 00
    :
  • 00
    :
  • 00
2020 上海国际啤酒、饮料制造技术及设备展览会

October 20-22, 2020

National Exhibitin and Convention Center

5月11日晚,可口可乐及蒙牛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双方成立的合营企业已获批,在国内生产并销售一个全新的低温奶品牌。在可口可乐看来,这将有助于推动其全品类饮料公司战略转型。对蒙牛而言,绑定可口可乐能与伊利争夺“乳业一哥”位置。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可口可乐和蒙牛都背靠中粮集团,成立合营企业最大的受益者是中粮集团。但可口可乐和蒙牛能否玩转低温奶市场,也尚待考验。


成立合营企业


可口可乐和蒙牛成立的合营企业近日已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具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实施进一步审查决定书》,获准新设合营企业,在国内生产并销售低温奶产品。


“新设的合营企业将利用投资双方在乳制品研发、乳业加工技术、品牌影响力、分销渠道方面的优势,为中国消费者带来一个新的低温奶品牌,促进中国乳品消费升级。”可口可乐和蒙牛相关负责人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


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双方合作可以实现互赢,对可口可乐而言,可以实现碳酸饮料之外的扩展计划,并打入发展势头良好的中国低温奶市场,对完成产品结构调整的战略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今年1月,可口可乐宣布收购了高端牛奶fairlife公司的剩余股份。据了解,fairlife于2012年成立,总部位于芝加哥,主要生产乳制品饮料产品,包括调味乳fairlife YUP!、超滤乳制品fairlife及高蛋白奶昔CORE Power等。


彼时,可口可乐北美区主席Jim Dinkins表示,收购fairlife表明致力丰富其产品组合,为消费者带来更多饮料品牌,公司未来将利用其现有的资源及专业技能,更好地打造fairlife品牌。


尽管可口可乐收购了fairlife并有意打造该品牌,但可口可乐目前在中国内地市场并未涉及低温奶产品。


虽然对于可口可乐是否会将fairlife引入合营公司尚不可知,但可口可乐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合作将加快可口可乐中国向‘全品类饮料公司’的转型,以消费者为中心提供一系列的饮料品牌供选择。同时,这也是可口可乐长期深耕中国市场的又一佐证。”


“无论可口可乐是否会将fairlife引入合营公司,对蒙牛而言,获取美式品牌的运作经验可以在低温市场与国内乳业拉开竞争维度和高度,摆脱价格互咬。”路胜贞进一步称。


事实上,在中国市场当中的两大龙头乳企伊利和蒙牛的竞争中,蒙牛一直在寻找和伊利的差异性竞争,而低温奶领域就是蒙牛先入为主的策略。蒙牛2019年成绩单显示,低温酸奶连续15年行业第一。不过,2019年二者年收入的差距仍超100亿元。数据显示,2019年蒙牛营收790.3亿元,伊利则为902.2亿元。


低温奶的坎儿


虽然成立合资公司可以实现共赢,但不可置否的是,低温奶是各大乳企争相布局的香饽饽,竞争愈发激烈。


近年来,低温奶产业得到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2018年,农业农村部、发展改革委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奶业振兴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要以实现奶业全面振兴为目标,优化奶业生产布局,创新奶业发展方式,重点生产巴氏杀菌乳、发酵乳、奶酪等乳制品,积极培育鲜奶消费市场,满足高品质、差异化、低温产品成实力企业竞争优品。


“随着冷链物流的发展及消费者对于优质乳品的需求,低温鲜奶品类市场增速保持在15%。此外,在同等产品定位下,低温鲜奶价格通常比常温奶高约30%,毛利水平更好,以2019年初新上市的新乳业数据来看,其低温产品毛利率42.87%,远高于常温产品的24.67%。”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表示。


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低温奶市场前景虽然很好,但要打开低温奶市场,还需要迈过多道坎儿。“首先,要迈过奶源地的坎儿。”宋亮表示,目前,蒙牛的整个奶源还未形成全国分布式奶源体系。


据悉,蒙牛系旗下有自营的富源乳业、控股的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3大企业每年对蒙牛的供应量近200万吨。相较而言,伊利除了自有1500多座牧场,在国内主要的原料奶供应商有辉山乳业、优然牧业、赛科星和中地乳业等奶企,每年原奶供应量约380万吨。


“其次,三四线城市低温奶触达率低也是个问题。”宋亮进一步分析称,低温奶从奶源到加工到终端需要全程冷链,而中国三四线市场仍然是一个未开发市场,冷链进不去。此外,低温奶市场竞争激烈,新品牌要被市场认可有一定难度。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经营低温乳制品产品的企业已超过400家,其中区域龙头乳企的低温乳制品增速达到了20%左右。相应的低温奶品牌也已经形成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光明乳业在2019年4月推出减脂肪50%鲜牛奶、优倍浓醇鲜牛奶等新品布局;新希望乳业也于2019年4月收购福建澳牛55%股权,同年7月收购现代牧业9.28%股权,加强低温鲜奶布局。


除了国内企业,外资乳企也试图在国内低温鲜奶市场分一杯羹。去年4月,恒天然旗下安佳品牌推出首款采用中国本土奶源的自有品牌鲜奶;安佳与盒马鲜生合作的“日日鲜”鲜奶,一直是盒马店内****的鲜奶产品。去年9月,日本明治控股公司投资6.24亿元成立天津子公司,用于生产冷鲜奶、酸奶、奶油等产品。


在宋亮看来,蒙牛和可口可乐合营做低温奶,对蒙牛来说可以使得其在低温的这个竞争实力进一步增强。对可乐而言实现了跨界进入乳制品行业。双方的都是国际知名快消企业,并且有充沛的资本和完善的渠道。不过鉴于低温奶的全冷链运营风险,一旦控制不好,容易出现亏损。


中粮成大赢家?


值得一提的是,蒙牛与可口可乐之所以可以成立合资公司,是因为两者背后均有中粮集团的背景。路胜贞认为,中粮集团此前投资蒙牛和可口可乐均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如今撮合这两大巨头合作,中粮集团作为“后台老板”可以实现“躺赢”。


2019年是蒙牛与中粮集团合作的第十年。2009年,时任中粮集团董事长的宁高宁提出打造“中粮全食品产业链”的战略,同年7月,中粮集团就以61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经营处于困境中的蒙牛20%股权。中粮集团成为了蒙牛的大股东,并补足了中粮集团在乳业的产业链,并创造了当时中国食品行业最大交易。


2019年,蒙牛业绩保持持续增长,营收达790亿元,同比增长1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41亿元,同比增长34.9%。其中,中粮集团作为蒙牛大股东,占据了蒙牛已发行股本的31.35%。根据5月11日蒙牛1115.78亿元市值计算,中粮集团拥有股本市值已近350亿元,这一数字是当初中粮集团投资蒙牛61亿港元的6倍。


中粮集团也从依托可口可乐赚得钵满盆满。可口可乐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个重返中国的国际品牌。1979年1月,在中粮集团的前身中粮总公司的协助下,第一批可口可乐运抵北京和广州。可口可乐在中国大陆第一家装瓶厂也落户在中粮集团旗下的厂房。2000年4月14日,中粮集团与可口可乐的合资公司中粮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可口可乐”)成立,中粮集团控股65%,可口可乐占股35%。2016年,可口可乐又将19个区域市场的业务剥离给中粮可口可乐。


经过20年的发展,2019年,中粮可口可乐利润超过10亿元、9个新并购瓶装厂全面实现盈利、第20家瓶装厂落户贵州。渠道方面,可口可乐在县城市场覆盖率已经增长到100%,客户数量增长到150多万家,并实现了三年10万多家的增长速度。这就意味着,中粮集团可以从中得到65%的分红。更重要的是,中粮集团依托与可口可乐的合作,培养出了一批食品领域的运营人才,开始在高端饮用水、功能饮料等领域布局自有品牌。


路胜贞表示,从中粮集团与蒙牛、可口可乐的关系看,蒙牛和可口可乐合作,一方面借可口可乐拉动蒙牛在低温制品市场的市场影响力,提高蒙牛在中粮系的资金贡献率。另一方面,可口可乐与蒙牛两家优势资源整合,实现协同效用,倍增可口可乐与蒙牛的市场影响。双方合作使得三方受益,在原料和品牌上互补短长,中粮集团作为后台“老板”只赚不赔。


新闻动态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